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虚虚实实.....

<<  < 2010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南柯一梦...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黄天当立...
 

欢迎围观,编辑养成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言之必称...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有无相生...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恋恋不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惊涛骇浪...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国士无双...
 
 
一刀摧破生死,男儿快意恩仇
 
卡&星歌 发表于 2010-8-5 19:06:00
 

看过金庸,也看过古龙,却不知为什么总是觉得少了一点什么。金庸是很好很好的,各色人等,各种门派,波澜壮阔的江湖画卷,古龙也是很好很好的,出人意料,笔走龙蛇,信笔所致无穷剑意。

金庸有令狐冲,这个和其他金庸小说可谓完全不同的角色,他不是金庸在其他作品里极力宣扬的那种“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他只是随心而动,有酒大口喝,有肉大口吃,看见不平事也不管自己有多倒霉,想插一脚就插一脚,什么门派之分,在他眼里就是浮云,可惜令狐冲一直在倒霉,长久为情所困,不羁的背后总有着对往日的怀念和遗憾。

而古龙,他有许多男儿倾盖如故的友情。只是,我个人觉得遗憾的是,他的文字奇诡变幻,有时候分析其文字就费了许多精力,那些闪光的友情经常被诡谲的情节遮掩住光芒……不过还有《欢乐英雄》。《欢乐英雄》的友情,是温暖的,这是部让人看了向上的书,一首友情和生命的赞歌。古龙写《欢乐英雄》的目的,早在文中有所体现,就是因为“这个世界已太多悲剧”,所以他不想再写冰冷的残酷的故事,所以有了《欢乐英雄》。


只是,那种最打动我的,纯粹的男儿,纯粹的热血,令人血脉贲张的情节却少之又少。

可是现在我在飘灯的书里找到了,那种久违的热血激荡的感觉。诚然,飘灯还有许许多多不足的地方,她没有金庸波澜壮阔,也不如古龙变幻多端,可是她偏偏写出了那种“一刀摧破生死,男儿快意恩仇”的爽利,写出了在最黑暗的时候仍不放弃的坚持,写出了把后背交给朋友的信任,写出了“就是看不惯”的纯粹热血……

在精神实质上,飘灯这个挚爱古龙的人,真正继承了古龙的衣钵,写法上也有着古龙的谜中谜特色,行文上也有着古龙的影子,而在古龙不擅长的配角性格塑造上,飘灯有着自己的成功。她的《茗剑传奇之破阵子·龙吟》虽不像凤歌的《沧海》牵扯那么多令人眼花缭乱的角色,也自然不会神到玄幻起来,她只是讲了一个有关心灵取舍,有关热血和忠诚,有关好男儿虽死犹荣,有关国与家的故事,没有神乎其神让人以为神仙下凡的武艺,有的只是真刀真枪,有死有伤的真实。

万里大漠,茫茫草原,一支笔举重若轻,书就一幅金戈铁马的铁血画卷。少年苏旷一开始十足草包样,转身又以十足的反派摸样,连环计害得一干人等毫无招架之力。可偏偏也是这个狡猾奸诈的小子,却也是个堂堂男儿。本是身负捕快身份捉拿马匪,随着剧情的发展却渐渐体味到马匪们的无奈与艰辛,更为马匪的豪气干云所折服,此后阴谋突变,一边是教导和律令,一边是他的心,逼得他要做出选择,是生还是死,于他都已不重要,因为他坚信——


“哀大令人心死,但热血却令人心活,只要心是活的,最后是生是死,又有什么重要?”

因为——
“那死在马匪手中的过路商客们……
那死在北庭军手里的马匪们……
那死在北国军马蹄下的将士们……
那在国与家,荣誉与罪恶,信任与背叛,勇猛与畏缩中挣扎的灵魂们……
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是非,那些两难,那些恐惧,那些见不得阳光的阴谋和得不到尊敬的牺牲……一切的一切如雪亮的电光从苏旷脑海中划过,化成手里饮血的锋刃,摧残着视力所及的血肉之躯。
他已经听从了太多次的教导和律令,这一回,他要听从自己的心。
苏旷已无所畏惧。”

苏旷伸出手,“凤曦和,我交你这个朋友了。”
凤曦和哈哈一笑,笑声牵动创口,鲜血又一次流了出来,只是他毫不在乎,单掌伸出,与苏旷一握,朗声笑道:“苏兄,幸甚!”
前后黑压压大军的围困之下,二人一起笑了起来,竟是丝毫没把蒙鸿的八百部下放在眼里。

 


这就是令我心折的男儿。

偏偏是这样的男儿,爱情却是极不圆满的。那个太阳般的女子,爱的人姓凤不姓苏。苏旷也曾因此伤心得不能自已,也曾呐喊“你们是人中龙凤,我呢?”,到头来也只是笑笑,正如他自己所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难免有些求不得的事情,哀而不怨,悲而不伤,也就是了,何必难为自己呢?”


其实,《破阵子·龙吟》里的苏旷不是男一,应该是男二。起初,我也是极欣赏凤曦和,可是后来喜欢的天平却向苏旷那边滑去……这个狡猾的年轻人,这个听凭己心的年轻人,这个不被身世束缚的年轻人,这个油嘴滑舌堪称笑匠的年轻人,这个生又何欢,死亦何惧的年轻人……

所以在《苏旷传奇》里,他终于翻身做主角时,我何其高兴哈哈哈哈……


PS:慕容止这个小人,不仅冤枉苏旷,还忘恩负义地趁苏旷给他治伤时偷苏旷内力,关键时刻又是苏旷鼓励他勇敢面对强敌,可他呢?还是想杀苏旷,还说就是看不惯苏旷高高在上的样子,呸!自己卑劣,以为人人都和他一个高度吗?什么高高在上,不过是慕容止太低了!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