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虚虚实实.....

<<  < 2010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南柯一梦...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黄天当立...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言之必称...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有无相生...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恋恋不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惊涛骇浪...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国士无双...
 
 
笑傲二回目(一)
 
卡&星歌 发表于 2010-6-27 19:08:00
 

生日的时候从好友那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笑傲实体书,于是喜滋滋地开始了二回目的重读。

此次二回目属于挑选自己喜欢的部分重温,个人兴致所致,有爱者咱们可一同再次遨游笑傲的美丽世界。


略过林家灭门惨剧,跳到咱们冲哥出场的时候。不得不和许多先人凭借的那样,我也必须赞一句金庸先生的胆气,不急着让咱们的主角先登场,反而极尽侧面描写之能事,先写林家,后面才通过仪琳小姑娘的一言一语将冲哥的形象烘托得淋漓尽致。


且不提之前充满悬疑色彩,让人疑窦丛生的精彩铺垫,只看小尼姑的叙述——

初登场时仪琳正和田伯光纠缠,却只听到“洞外有人笑了起来,哈哈哈,笑三声,停一停,又笑三声”,正是人未出现先闻其声,和《红楼梦》里的王熙凤登场有异曲同工之妙。而这笑声除了让人意识到冲哥的强烈存在感,同时也展示了冲哥的智慧。首先冲哥很有自知之明——他不并非田伯光的对手,于是便用笑声来调虎离山。试想,田伯光正想春宵一刻的时候,听见有人在那笑,还笑三声停一下,然后又笑,笑笑停停,这“好事”的兴致就完全被搅黄了……

等到田伯光跑进跑出几次都毫无所获,正想伺机而动时,冲哥又在外面激老田:“……不过他追不上我。他轻身功夫不行。”号称“万里独行”的老田此刻再有按捺不住飞奔而出,越跑越远……这时冲哥才冲进洞里给仪琳解穴,无奈老田这混蛋点穴的手法也有一套,一时半会没解开,而在外乱嚎的老田也终于意识到不对劲,正急忙往回赶。此时冲哥再次发挥主观能动性,视礼法无无物,果断抱起小尼姑溜出洞趴在草丛里。老田进洞没发现小美人仪琳,愤恨地挥剑乱砍花花草草,期间伤到了冲哥,冲哥却跟没事人似的一声也不吭(男子汉GJ),反而是小尼姑发现他在流血而叫了起来,差点被老田发现。之后冲哥根据“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个颠扑不破的真理,带着小尼姑又进了洞。冲哥处理好自己的伤口,正帮小尼姑推宫过血时,不是很苯的老田又杀了回来,本来他看不见小尼姑和冲哥,却因为小尼姑的又一声叫唤(小尼姑你你你……)让老田发现了她的所在,老田喜出望外,正要行“好事”,却被冲哥一剑刺中——此处冲哥没有下杀手的原因,一是他不想赶尽杀绝,二是老田那厮反应迅速,三是冲哥如等他行好事正H的时候再杀了他,小尼姑一辈子就毁了,那就没意义了。

之后二人斗了数招,因为看不见对方又停了下来。此时老田狡猾地引冲哥说话,冲哥因老田侮辱华山派而出口回敬,也因此暴露了自己的位置——由此可见,华山派对冲哥来说确实是非常非常特别的存在,即使会因此带来危险,他也决不允许任何人侮辱华山派,而他此后不相信岳不群是伪君子的原因,除了因为岳不群的伪装有一套,另外就是因为冲哥太爱华山派这个他从小长大的门派,而岳不群在他心中不光是师傅、父亲,甚至俨然已经成为整个华山派的代表。

然后,冲哥开始了经典了骂尼姑论,只为把小尼姑逼走。此时的冲哥武功虽不及一流高手,气概却远超某些高人。当然,某些不了解冲哥的人会说他苯他傻,对此我只能说,你没有他那样的气概就不要拿自己的小器量来衡量他。更何况冲哥并不是如某些少年漫的主角只知一味死斗,靠什么所谓的精神力量苦苦支撑,凭他的聪明才智,只要小尼姑这个拖油瓶不在,要溜走并非难事。

当小尼姑问冲哥身份时,冲哥却告诉她自己是“劳德诺”。为什么他要这么说呢?正如后面刘正风所说,劳德诺是个老头子,一旦小尼姑的事被传了出去,也不用担心会有损清誉。可见冲哥不光有胆有谋,还特别心细,体贴女孩子。

至于后来衡阳回雁楼那场坐斗,更是经典。冲哥在这场战斗中非但没有一般男主潇洒一战的待遇,反而被伤得体无完肤,真可谓金庸小说里最倒霉的男主,这股衰气从开始一直陪伴到他后来练成独孤九剑都不离不弃,在此我真要为冲哥掬把同情泪。然而也正是这样绵绵不绝的衰气更显出他本人的帅气。

让我们再回到那场坐斗。此时老田认出了冲哥就是那晚和他缠斗的人,他一针见血地指出冲哥的真实身份不是劳德诺,冲哥也不含糊,坦然承认——此时他承认自己身份,一是因为光天化日下不用担心小尼姑的清誉,而是他也不喜欢冒名别人,正所谓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不能累及他人。老田倒是很欢乐地一拍桌子:“是了,你是华山令狐冲,是江湖上的一号人物。”在这里,老田一猜就猜出了冲哥的名字,似乎冲哥在江湖上还算有点名气?是因为他是华山首徒,还是之前他就做出过许多类似救仪琳这样的事?好奇ing。

冲哥显然对“江湖上的一号人物”什么的不太感兴趣,他只是说自己不过是老田的手下败将,言下之意是江湖虚名不足挂齿,男人输了就是输了,不用拿那些来给自己脸上贴金。

之后冲哥巧舌如簧的一番说辞听得老田这个老狐狸都不得不相信,为冲哥的口才鼓掌!当时在回雁楼上的还有泰山派的人,结果对方不分青红皂白,看见冲哥和老田一起喝酒,就认定冲哥是和老田一路货色。呸,真让人怀疑他们的智商。这也是所谓的名门正派的迂腐之处,说是不和淫邪同流合污,其实根本没搞清楚状况,人小尼姑还身处险境呢,不急着救人但急着划清界限了,啧啧。

回雁楼上的生死决斗就说到这,下面转换思路说说小尼姑。试想一个娇滴滴的小尼姑,不仅下山前没见过几个男人,反而一碰就碰上老田这个大色狼,真是悲哉惨哉啊,若是让小尼姑以为天底下的男人都是这个样子,男同胞们可就欲哭无泪了。所幸的是,我们还有冲哥,不幸的是,小尼姑爱上了冲哥。哎,怎么能不爱上呢?如此一个好男儿,三番两此救自己,不为名利不为女色,一腔热血,一身豪情,有勇有谋,重情重义。面对这样一个好男人,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一个柔软多情的少女,怎么不会一心扑上去?所以说,遇上冲哥,对仪琳来说岂不是一场劫难……假如,她不是尼姑,会和冲哥有结果吗?答案是否定的。她那种扭捏害羞内向的性格,即使没有尼姑这层身份,恐怕也还是到死都不会表达自己的心意。再者,除却小师妹的因素,冲哥也不是喜欢这种性格的人啊。

至于仪琳到底何时对他有了别样的感情,我猜起初在山洞救她时,仪琳已然芳心萌动,对这位不曾谋面的恩人感激不已,再到回雁楼上见到了这位剑眉薄唇的恩人为自己身受重伤,濒临死亡,仪琳的心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会有人为了自己做到这种地步!他是为了自己而“死”的!当她抱着冲哥的“尸首”狂奔而出,心中惶然,没有悲伤,只希望能永远抱着他直到地老天荒。此时的仪琳,情根深种,已经无法自拔。

此后她的心就一直在冲哥身上。在从衡山群玉院里逃出来,二人独处,她就一直紧张地要命,倒是冲哥一如既往的坦然,正是君子坦荡荡。冲哥向仪琳谈起华山派时那幸福的语气,不光是仪琳听着羡慕,我等读者也不禁唏嘘。此时的华山派还是冲哥的家,是休憩的港湾,那里有和蔼的师父师娘,亲如兄弟姐妹的同门,风景秀丽的华山是他心中永远最温暖的存在。

恐怕这时的谈话也让仪琳意识到她和他的差距。一个是在华山群峰间蹦跳的野孩子,一个是在恒山寂寞青灯的小尼姑。仪琳越发地喜欢他,也越发觉地自己离他越来越远。乃至后来仪琳听他频繁提起小师妹,心下一阵凄然,顿时就哭了。为什么要遇见他呢?为什么要这时候遇见他呢?为什么他还有那么多相熟的师兄弟还有一起自创剑招的最特别的小师妹?想要接近却茫然无措,叫仪琳怎能不哭?

那么此时的冲哥呢?他可见不得姑娘哭,软语道歉了,却让仪琳想到他一定是这样给自己的小师妹道歉习惯了,反而哭得越发伤心。冲哥看她虽哭得厉害,却更显丽色,心里也不禁嘀咕:“原来她竟生得这般好看,似乎比灵珊妹子更美呢。唉,她是出家人,我怎可拿她来和小师妹比美?令狐冲,你这人真无聊。”这一番心理活动更显冲哥的性格的真实性。

 
 
 
 
 
 
Re:笑傲二回目(一)
 
葵花(游客)发表评论于2010-7-12 20:17:00
 
葵花(游客)这不是fc2倒了新浪我又死活喜欢不起来吗?!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笑傲二回目(一)
 
YU(游客)发表评论于2010-7-10 15:54:00
 
YU(游客)于是你到底要换几个博客啊(摇一摇)!!!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